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別讓8小時工作制越走越遠

如今,“星期六保證不休息,星期天休息不保證”對一些單位的職工來說已成慣例。更有人戲言,時下上海最流行的問候語由十年前的“吃了嗎”變成了如今的“吃力嗎”。

  中青報和央視資訊的一項調查顯示,75.1%的中青年人對拼命工作甚至“過勞死”表示理解,只有18%的人認為“這種健康風險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如果說,許多職場人士與8小時工作制漸行漸遠的現象值得關注的話,那上述調查的後一項數據所顯示的心態就更值得我們重視和深思了。

  誰動了8小時以外這塊乳酪呢?

  “我現在只有上班是準時的,下班基本上都是頂著星光回家。”作為職業策展人的李小姐告訴筆者,她現在是在用自由換金錢。28歲的李小姐月收入超過萬元,但是加班生活讓她盡顯疲態。“今年要替公司操辦一個大型的動漫展覽,已經連續3個月沒有雙休日了”,她抱怨說:“而且不僅如此,E-mail、手機、筆記本電腦、寬頻和網路使你無法隱身,工作變得無處不在。每天在家用筆記本電腦寫企劃方案,那已經是件很平常的事情了。”李小姐也不是不清楚8小時工作制,但為了對得起這萬元月薪,她也只好以犧牲休息作為代價。

  高級白領或許可以拿8小時工作制外的乳酪換取高額月薪,那麼一般的打工者呢?早上6點半老陳就心急火燎地奔向單位了,他是本市一家急送公司的快遞員,基本工資加上業務提成,老陳一個月可以到手1500多元。談到自己的工作,老陳表示非常滿意。“我前年下崗後托熟人介紹找到這個工作,也算‘穩定’下來了,雖然辛苦點,但也算過得去。”老陳現在每天早7點到單位,晚九點下班,午飯時間一個小時,一天工作14個小時,另外週末加一天班。談到8小時工作制,老陳擺了擺手:“我們是多勞多得,只要有活幹,哪里還管得了8小時?女兒在讀大學,要用錢,我還擔心沒有活兒要我送呢。”

  這只是個別的兩個例子,但李小姐和老陳對於8小時工作制的心態還是帶有普遍性的。按照《勞動法》規定,企業確實需要加班的,必須和工會協商,征得工會同意,而且加班必須建立在工人自願的基礎之上。另外,每天加班時間最多不能超過3小時。但當你面對職場壓力的時候,你還是不得不成為不能停歇的“紅舞鞋”。超時工作的狀況的確四處存在,問題不是有法律條文就能解決的。看看同事加班工作的身影,你敢心安理得地按時回家嗎?

  和李小姐和老陳作出同樣選擇的人還有很多。隨著社會的進步和市場經濟的迅猛發展,許多人的工作已經不再受8小時工作制的統一“定制”。工業社會對於個人在特定時間和空間辦公的嚴格限定被現代的工作方式逐漸取代。行業原因、個人原因,使8小時工作制正在遭遇尷尬,對於某些人來說,8小時工作制已經名存實亡。拿李小姐的話來說,唯一讓她感到和8小時工作制有點關聯的地方僅僅是:公司按照8小時工時支付工資。

  “過勞死”敲響警鐘

  不久前,59歲的藝術家陳逸飛去世。今年早些時候,4天內兩名清華教師36歲的焦連偉和46歲的高文煥接連去世,再加上均瑤集團董事長———38歲的王均瑤,中青年的“過勞死”現象已經不容回避地擺在了我們面前。

  1981年日本公眾衛生學者編著了一本書,書名就叫《過勞死》。書中寫道:所謂過勞死,並不完全是醫學上的概念,也不完全是統計學上的概念,而是由日常工作中日積月累的勞累所導致的結果。主要表現為腦疾患和心臟疾患引起的突然死亡。《39健康網》曾經刊登過一篇從法律角度討論“過勞死”的文章。文章稱,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可以對“過勞死”做這樣的解釋:所謂“過勞死”就是過度勞累造成的死亡,也就是用人單位強令勞動者超出正常工作時間、工作勞動強度,導致勞動者不能得到必要的休息而影響健康最終死亡的情形。

  針對近期“過勞死”這樣觸目驚心的現象,中青報和央視資訊合作實施了一項調查,在接受調查的1218人中,每天工作不足8小時的人占34.4%,而工作時間在8小時以上的人占65.6%。其中,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的人已經超過20%。數據令人驚奇,不過下麵的數據更令人不解,調查還顯示,75.1%的中青年人對拼命工作甚至“過勞死”表示理解,只有18%的人認為“這種健康風險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看樣子玩命工作,透支生命的想法已經深入人心了。

  張永明是上海市第七人民醫院的主治大夫,對職業病頗有研究,他告訴筆者,八小時工作制是根據人的正常體能、精力制定的,是非常科學、人性化的制度。它保證了人們的身體健康和精神健康。我們切不可因為工作方式的轉變,而輕易否定了這一制度。“時下,不少中青年職業人士由於過分勞累,傷了身體所致。事實上,只要均衡分配自己的精力,完全能夠處理好休息和工作的關係。在西方發達國家,會工作的人也會懂得生活,懂得如何使自己的生活品質提高。”張永明醫生提醒讀者,合理搭配工作和休閒的時間是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因此,我們千萬不要讓8小時工作制越走越遠。

另類彈性工作制受歡迎

  上海某網路公司在“非典”後,就用彈性工作制代替了原來的8小時工作制。公司王經理告訴筆者:“當時‘非典’的時候我們擔心公司人員太多不利於‘抗非’,迫不得已用了彈性工作制,即在完成規定的工作任務或固定的工作時間長度的前提下,員工可以自由選擇工作的具體時間安排,以代替統一固定的上下班時間的制度。沒有想到的是,公司的業績在‘非典’的時候不減反增,員工的缺勤率、遲到率沒有增加,而且還可減少公司支出,那段時間加班費減少了將近50%。所以‘非典’後我們就把彈性工作制沿用了下來。”

  據專業人士介紹,目前,彈性工作制主要有三種形式:一是核心時間與彈性時間結合制,一天的工作時間由核心工作時間和環繞兩頭的彈性工作時間所組成。核心工作時間是指每天某幾個小時所有員工必須到班的時間,彈性時間是指員工可以在這部分時間內自由選定上下班的時間。二是成果中心制,公司對職工的勞動只考核其成果,不規定具體時間,只要在所要求的期限內按品質完成任務就照付薪酬。三是緊縮工作時間制,員工可以將一個星期內的工作壓縮在兩三天完成,剩餘時間由自己處理。

  其實有數據顯示,國內有半數以上的白領上班族,他們希望有更靈活的工作時間來幫助他們調整最適合自己作息習慣的生物鐘,以保證有充足的休息時間,從而更能激起他們的工作熱情。上面那家網路公司的王經理就十分相信這點,他開玩笑地對筆者說;“如果有員工覺得他在午夜12點到早上8點最具工作效率的話,他也可以選擇在那個時間到公司上班。”事實上,彈性工作制可以使員工靈活地處理個人生活和工作間的關係,是一種以“人性化”的管理理念。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企業都適合彈性工作制,舉個例子,像國內大中型企業中生產、裝配等流水線上的工作人員就不適合採用彈性工作制,還有機關政府等傳統企事業單位,彈性工作制也不是最佳選擇。事實上現在較多實行彈性工作制的行業,像新聞行業、IT行業、藝術行業等等大多比較偏向於需要靈感的創造型。不過有專家指出,此類彈性工作制對於8小時工作制而言也是一種進步,它表明了社會對於以人為本這樣一種觀念的肯定。

  隨著資訊技術的高速發展,現代社會工作方式的快速變化和生活節奏的加快提速,傳統的8小時工作制受到越來越嚴峻的考驗。據瞭解,在歐美,只有50%左右的大公司採取了傳統的8小時工作制,相信在我國,隨著各類勞動法規的健全和完善,也會湧現出越來越多施行各種工作制度的工廠和企業。只要勞資雙方在《勞動法》的框架下互相體諒、相互協調,相信任何人都不可能輕易地動了職工8小時外的乳酪。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