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流年·浮雲》

  秋末風冷,淫雨霏霏。

  獨自佇立荒野,裹一襲雨霧織成的薄紗,望天。緩緩伸出雙手,試圖撩住匆匆來去的風兒。指間漏過幾絲冰涼,風兒悄然遠去,沒有回眸,將我拋在曠野邊緣,守著漫天孤獨。

  遠離城市的喧鬧,置身於靜謐荒效野外,忽然發現自己失去了很多。今日的風裏,依稀可以聽到昨日的歌。有悲愴,有憂傷,心竟一陣輕疼。

  歲月不是轉動的經筒,無法反復回轉。是誰將往昔的篇章,一頁頁撕毀?

  彎腰捧起一捧山泉水,洗滌塵封的記憶。

  雙手顫慄,目光含淚,迷迷濛濛的日子驟然變得清晰,仿佛剛剛過去。靈魂在失望的火刑柱上,被夢之鷹夜夜啄食。那種痛,噬骨蝕心!

  風兒再次襲來,從頭頂快速拂過,從指尖冰冷掠過。依然匆匆,不留任何痕跡。

  野菊花在風中搖晃腦袋,渲染著自己的顏色;楓葉幽怨輕歎,慢慢咳紅了臉蛋;那枯藤,那昏鴉,相互映襯著彼此的憂傷。

  秋雨過後,陽光驟現。

  葉尖有晶瑩閃爍,灼灼夭華,大自然的風景竟是如此美麗。

  其實,又何必耿耿於懷往昔的流失?未來的路,還需要用腳一步步丈量,也有風雨也有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