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貪婪”的活著

早上刮起了大風,接著下起了小雨,天陰沉沉的,除了夾在風中劈裏啪啦的雨聲,整個世界一片死寂。我有些怨恨的走在上班的路上,突然,一雙非常特別的眼睛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雙眼睛長在一張黑黑的滿是皺紋的臉上,看上去至少得八十多歲,他枯僂著腰,後背著手,吃力但很堅定的努力抬著頭,雙眼放出兩道銳利的光芒,或許用貪婪的光芒更準確,搜尋著路邊。突然,他快步奔過去,熟練但稍顯吃力的揀起一個空飲料瓶,有些激動的放進蛇皮袋子裏,因為我分明看到了他的手有些顫抖。前面一塊石頭差點把他絆倒,打了個踉蹌。
  
  這是我第三次遇到這位老人。第一次的時候,是一個滴水成冰的早晨,他推著一車子白花花的垃圾往垃圾收購場走,彎著的腰和車子幾乎融為了一體,看不出是車子帶著他還是他推著車子,在寒冷的北風裏像一只蝸牛一樣慢慢地移動。我覺得心裏有點冷。
  
  這到底是一位怎樣的老人呢?
  
  下麵就關於這位老人的對話。
  
  他叫王文,有三個兒子。可是,有兩個已經倒插門出去了。日子過得都不錯,只是“嫁”出去之後,就很少見他們回來過。“那他還有個一個兒子呢?”我不解的問。他的大兒子啊,從小就腦癱,很早的時候,他會坐在門口的石頭上曬曬太陽,我們還都會取笑他。現在不見出來了,算算到現在也快四十了吧。“啊!他都癱了這麼久了!”我很吃驚。活久了做什麼啊,給老人添麻煩,還得好生伺候著他。
  
  “那他的老婆呢?”我問。他老婆在生完第三個兒子後,就得了偏癱,臥床不起了。本來他不想生第三個兒子了,他老婆看到前兩個孩子這樣,想生個女兒,為老了照顧一下自己,沒想到,又是個兒子。轉眼他老婆也癱了十幾年了,真沒有覺得。敘述的人歎了口氣,接著說,現在就靠他一個人揀點破爛,維持這個家,給倆癱在床上的人做飯,洗衣服,照顧起居。
  
  我記起了第二次見到老人的情景。他站在超市的櫃檯前,兩手哆哆嗦嗦的數著一張張揉得皺巴巴的小額鈔票,櫃檯上放了兩包點心和一件玩具。門外,是他的破舊的車子,一如他的形象,單薄而破舊,卻承載著老人的全部生活,枯燥而執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