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為你心甘情願

 把離婚證塞進抽屜,她環視了一下這個生活了六年的屋子,撫摸了所有的傢俱,拉著旅行箱和5歲的女兒,離開了這座讓她傷心的城市。
  
  “媽媽,我們走了,爸爸怎麼辦呀?我們還回來嗎?……”面對女兒的諸多問題,她苦笑了一下:“我們還會回來的。總有一天會回來的。至於你爸爸,他有他的工作和生活。我們還會見到他的……”。說實在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會流浪到何方,何時才會歸來。
  
  在飛機場買到了即將起飛的去雲南的機票。通過安檢,女兒驚叫:“媽媽!爸爸!爸爸來送我們了!”女兒歡快的笑聲中,那張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滿是不舍和悲哀。她拉著女兒,頭也不回地登上了遠行的飛機。那個高大的落寞的身影,成了她心中永遠的痛。
  
  自從他出軌,摟著另一個女人在他們的床上,被她看到時,她的心,好像被挖掉了。不止是痛,還一剜一剜地,像是被生生掏出去了。
  
  他自知理虧,但說什麼也不離婚。終究耐不過她的執著,他只是帶走了自己所有的物品,把整個家留給了她們母女。
  
  她還是傷心,決定離開這座讓她傷心的城市。
  
  那些在一起學習,戀愛,生活的點點滴滴,成了她永遠不願意回憶的美好。只要想起這些,她就止不住眼淚。
  
  來到這座風景秀麗的西南小城,女兒就像燕子似的,蹦來跳去。她很快喜歡上了這個城市,幼稚園裏的小朋友都讓她新奇。他們穿著各種民族服裝,讓女兒羡慕不已。她也為女兒買了一套苗族服裝,這讓女兒興奮不已。
  
  她也開始了到處遊走,帶著相機去捕捉詩意。她依舊從事雜誌社的美術編輯,從此,她的足跡,走遍了大西南的山山水水。
  
  就這樣忙忙碌碌過了兩年,過去的傷痛已經變淡。她好像忘記了他,也習慣了這裏的生活。
  
  一天,來自那個城市朋友的電話,讓她不得不回家。他病倒了,恐怕在世沒有多長時間。
  
  匆匆忙忙和女兒趕到醫院,病床上的那張憔悴的臉,她已經不認識了。他患上了急性尿毒癥,因為長時間的勞累。等待著合適的腎源。看到他那張失去昔日光彩的臉,淚水不爭氣地象湧泉。她還是深愛著他,一點都沒減。
  
  女兒也陪在醫院,上了二年級的孩子,早就懂事,還給爸爸講笑話。她要爸爸早日康復,和她們一起去雲南。她暗下決心要救他,也在醫院做了化驗。三天後的結果,竟是出奇地匹配。
  
  一星期後,他們都各自進了手術室。出來的時候,他便有了健康的腎臟,而她,失去了一顆腎臟。他恢復很快,幾個月後,出了醫院。她卻在他出院前夕,帶著女兒走了,重新去了雲南。
  
  他又失去了她們母女的消息。當他復查時,無意聽到護士小姐的談話,他才知,是她救了自己。本就愧疚的心,更是無限悔意。
  
  他拿著她朋友給的地址,也來到這個小城。在這裏開了子公司。他沒有去打擾她,總是默默地在遠方注視著。看她送女兒上學,放學,看她在風裏雨裏奔來跑去。他不敢面對她,她欠她的,何止一顆腎臟,還有她一顆為他甘願獻出腎臟的心。
  
  這天,他依舊守在學校的不遠。下雨了,她沒有帶傘,站在學校的走廊下,歎著天。學校裏只剩下母女兩個人,這時,天色已經昏暗。學校就要關上大門,他不能坐在車裏旁觀。撐上傘,大步走到她們母女面前。
  
  女兒歡呼著,投進爸爸的懷抱,快樂地親著父親的臉。她站在那裏,一臉的愕然。
  
  雨傘下,三顆靠緊的頭顱,分別幾年後又重新出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