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後娘

正是正午時分,太陽異常的毒辣.

       小米背著書包,低著頭,心事重重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太陽火辣辣的照在少年小米的頭頂,小米的頭皮滾燙滾燙的,臉赤紅紅的.身上的紅背心已經濕透.

        那張小臉上竟然沒有一絲他那個年齡的少年所具有的特有的神色,不帶一絲頑皮與活潑.滿臉的憂傷,使的他顯得已經很成熟.

       小路已到盡頭,小路的盡頭是一家人,一個小院子,兩個小房子.

       小米站在門前,看著那扇虛掩著的小木門,腿腳再一次僵硬.

                                                二,隔膜   
    小米沒有爹娘,卻有一個後娘.   

    小米爹死於去年的那一場大病.

       小米對於爹的死,並沒有顯得過於悲痛.

       小米與爹之間好像天生就有一層隔膜,一層深深的,不可逾越的隔膜.

       爹說:如果你娘不生你這個小兔崽子,你娘就不會死.

       小米想:如果你好好照顧我娘,我娘也不會死的.

       娘生下小米還不到一個月就中風死了.

                                            三,女人

    小米想了想,搖了搖了頭,再看了看那扇虛掩著的小木門.終於還是推開了門.

        兩間小屋前的空地上,放著一個大大的木盆,一把小木椅.

        盆中有水,水中泡著一對腳,兩條雪白雪白的小腿;小木椅上有人,女人,一個脫的一絲不掛的女人,一個年輕豐滿長的非常好看的女人.

       女人那白嫩,光滑的肌膚上沾滿了水滴,水滴在陽光的照射下像七彩鑽石一樣發著光.女人的一只手拿著一條毛巾擦腿;一只手遮掩著她的羞處,從她的指縫間透過去看:一撮撮黑萋萋的長長的長的十分茂密的原始森林.

       小米只看了一眼,就低下了頭.臉上的憂傷更深更濃了.只是眼中卻沒有一絲驚訝.

       低頭轉身,快步進屋.

                                                  

                                                 四,小米說     

    自從爹死了之後,她就變了.

       對於爹的死,我並沒有過於悲痛.一方面,是因為我與爹之間的隔膜.另一方面,就是爹死了,我還有她,我的後娘.

       在我的心目中,後娘比爹的地位更高,占的比重更大.

       後娘不只是我的母親,

       後娘是我心中的太陽,後娘就是我的天下.

       可是,她卻變了.

       她由一個好妻子,好母親變成了一個不知羞恥的淫婦.

       太陽已被烏雲遮住,黑暗已將小米包圍.

                                                 五,後娘

   小米怕,怕他會失去他的後娘.

       近一個月以來,小米每天中午放學回到家裏,總是看見那個女人在院子裏洗澡.

        脫的一絲不掛,坐在小木椅上,雙腳泡在木盆裏,一手拿著毛巾蘸著水擦她的身子,一手遮著她的羞處.

        小米不是不喜歡看後娘光著的身子,而是他不敢看.

        小米已經不小了.

        小米知道後娘的意圖,她是在勾引男人,後娘今年三十歲,正是女人如狼如虎的年齡啊,爹已經死了兩年了,她怎麼能忍受的住啊,小米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小臉一陣陣發熱.

        那是一月前的一個晚上,小米睡的正香,忽然覺得有一只手在他的身上撫摩.

        小米沒有動,那撫摩太舒服了,小米想多享受一會兒.那只手在小米的身上遊動著,最後停在小米的那個地方.小米身子不由的一抖,睜開了眼睛,一只手正握著小米胯下的小東西,手是後娘的手,後娘一絲不掛的站著,小米的那個小東西已經憤怒了,像槍桿一樣豎立著.

        小米紅著臉一把扯過被子遮住身子,趕緊閉上了眼睛.

        後娘無奈笑了笑,搖了搖頭走了出去,從那晚以後,後娘就開始每天脫的一絲不掛的在院子裏洗澡了.

                                            六,苦命女人

    我是命苦的女人,我從小就沒爹沒娘,一直生活在舅舅家.幾年前,狠心的舅舅賣給了人販子,我不堪 受辱,投河自盡,卻被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所救,於是我就跟了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就是小米他爹.

        看到小米的時候,小米還很小,才只有七八歲.

        我看著那個七八歲的小孩子,竟然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無比的親切和喜歡,我努力做一個好妻子,好的後娘.我看的出他們父子之間有層很深的隔膜,那層隔膜隨著小米年齡的增大越來越深.我們一家人就在我的調節中平靜的生活著,這樣的生活一過就是八年.

       兩年前,小米他爹死.說實話,我對他的死並不是很傷心,我對他只是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那時候,我才明白,我愛的不是他,而是小米.

        看著慢慢長大的小米,我歡喜不已,到底歡喜些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

        一直到一個月前的那個晚上.
                                             七,用心良苦

        那個晚上,後娘半夜醒來,看見小米睡的屋子裏的燈還亮著,於是就走過去看,
        推開門進去,一看小米睡的正香呢,
        月光從窗戶一直落到小米的床上,小米什麼都沒有穿什麼都沒有蓋,就在月光之小,仰躺著.兩條腿叉開著,床上小米的身體充滿了欲望,床前的後娘的眼睛也充滿了欲望.
        這兩份欲望糾纏在一起,如同鞭子不停的抽打著她.她好想趴在小米的身體上去,好想讓小米鑽進她的身體裏.讓小米成為她身體的一部分.
        看著小米沒蓋被子的光身子,她的臉也一陣發熱.小米確實已經長大了,胯間的那個小東西已經長滿了長長的毛,她再也忍不住了,她用她那雙寂寞的快要乾枯的手細細的撫摸小米的身子,撫摸小米的那個小東西,小米的那個小東西似乎已經感覺到了,直直的豎了起來.她忽然有了那種欲望,兩年從來沒有過的欲望。

    正在這時,小米的眼睛睜開了,小米醒了.
       小米紅著臉看著後娘的下體,這時候她這才意識到她連一件衣服也沒有穿啊,她看著小米拉過被子遮住他的身子,也趕緊退出了小米的屋子.

       回到她的屋子,躺在床上,她想:小米難道不喜歡我嗎?不.難道他就一點都不想女人嗎?不,他肯定想,要不,他看著我的身子為什麼要臉紅啊?我既然愛他,為什麼就不能滿足他呢?我一定要給他機會.

       於是在這一個月裏,在每天接近正午的時候小米就看到脫光衣服坐在院子裏洗澡的後娘,因為正午的時候小米就會放學回家,因為她要讓小米看她的身子,她要讓小米有一天忍不住。

                                         八,是愛還是姦情?

    夜色已深了,小米卻沒有一點睡意.小米想,後娘自從爹死了之後,就一直沒有和別的男人幹過那種事,現在她忍不住了.我既然愛她,為什麼就不能滿足她呢?

       小米下了床,準備熄燈睡覺,門卻開了,後娘赤裸著身子走了進來,後娘的眼睛盯著小米下體.

       小米最先看到的是後娘的乳房,它們很白很飽滿的貼在後娘的胸前,隨著後娘的呼吸微微的抖動著.
       小米的血在發熱,臉在發燒,心在亂跳,有一種力量在小米的體內沖激.

      
       後娘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碰過男人了,小米身上濃烈的男人氣息燃燒了她,那氣息一點也不比成熟男人的弱.

       那是她以前熟悉的氣息,那氣息一點點的勾起了她的渴望,她身不由己了.

       她心裏想,有罪就有罪吧,就算有罪我也心甘情願.

       想到這兒,她便倒在了小米的懷裏.

       小米有寫不知所措了,小米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後娘呻吟一般的叫著,小米,小米,我的好人啊.

       小米只覺得自己血管在膨脹,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後娘的手指尖就是一根火柴,那火柴的火焰點燃小米的引線了,小米覺得自己快要垮了,覺得自己快要支撐不住自己了.

       小米終於忍不住了,小米動用了他的雙唇,小米的嘴唇剛觸到後娘的臉,邊很快跟後娘的嘴唇相遇,兩個人就吸在一起了.兩個人急促的親吻著,後娘的舌頭象蛇一樣在小米的口中遊走著,小米抱著後娘上了床.

        後娘用她寂寞的快要乾枯的手,細細的撫摸小米,看著小米年輕的面孔,心想,天啦,我在做什麼啊,老天爺啊,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吧,我實在是荒的太久了,我守不住了啊.

       小米急促的呼吸,後娘的呻吟聲,"啪啪啪"的響聲,澮成一曲美妙的交響樂.

       院子裏的那只野貓發出斷斷續續的叫春聲,一長一短,表示大約是11點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