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林老師病了 -4

林老師更清楚地知道:搞素質教育無模式效仿,需要探索,而探索必要付出代價。她不願做探索者,確切地說她不願做付出代價的犧牲者。比如要她實踐探索,她教的班學生考試分數可能受到影響,“名列第一”難保證,“從來不濕腳”要打破,要丟臉面,有笑話讓人說,領導同志們掃興,辜負了他們的希望——這,她能答應嗎?
  
  由於林老師是個有思想的人,因此她對家長背後的“嘀嘀咕咕”及匿名信的態度是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我行我素。
  
  不過,她是一個信奉“沉默是金”這一格言的人,她的這些想法從未向領導和同事們談過。與大多數有很多榮譽的人一樣,她從不肯對大家甚至對任何一個外人講一句逆潮流、不合時宜的話。
  
  終於家長對她作業的意見傳到了校長耳朵裏。校長姓孫,五十多歲,戴著黑邊的老花眼鏡,見人笑嘻嘻的,一臉的和氣相,看上去蠻好說話的,天曉得他大會小會經常對老師說的話是“說一百,道一千,我要的就是你的升學率,這是學校的要命率!”說這話時,臉上沒一絲笑容,嚴肅得能使會場上的空氣凝固成冰。學校裏的四次抽考他是編劇,又是總導演。班上考試成績差、升學率不高的老師向他提任何私人要求,他都難得答應,諸如分房、評職稱解決家庭經濟困難等等。除非你與上面的什麼要人有關系,請他出面打個招呼。而像林老師這樣的學生考分高、升學率高的老師不管提任何私人要求他都會儘量滿足。他對搞素質教育的什麼新思想從不像林老師那樣去細細思考。上級來了有關這方面的檔或要求學習有關這方面的什麼文章,他當然在會上一字不漏地照本宣讀,算是到位了完成任務。小金老師與他閒聊過素質教育的事,他扶扶眼鏡,語音含糊了半天,最後突然冷不丁地清清楚楚地大聲蹦出一句話來:“我們學校不是推行素質教育的試驗點,我升學率高,社會相信我就行!”當他聽到家長對林老師的作業有反應時,他覺得有必要找林老師談談,因為這有礙學校聲譽。可是剛要起腳,又有家長到他面前誇林老師作業佈置得多就是好,說他那小子成天貪玩,不思學習,就要老師佈置很多很多的作業壓住他的身子。還說林老師教語文有方,他孩子語文分數就是考得高。孫校長感歎:這年頭我們的老師也真難當,好比廚師做菜,眾口難調!他沒有去找林老師。
  
  其實家長對林老師毀譽參半的事何止這一樁呢?再談她放晚學後給差生輔導功課吧!
  
  差生她向來是不肯放鬆的,全班考試分數的高低往往就決定於差生,差生考好了,全班的平均分數就上,反之就下。因而林老師不肯放棄任何一個差生,哪怕他再笨,再不肯學習,林老師也要用吃奶的力氣督促他,對他進行輔導。
  
  王龍、李虎兩個差生背課文《核舟記》,讀了五個早讀課還不能背誦其中的一小節——對學生背書,林老師向來很重視。她怕學生考試默書失分,因此她親自一個個給學生背書,人人過關,她不放心學生互相背——《核舟記》那篇課文的默寫必考無疑,卷面一般3到4分。王龍、李虎背不了,一者智力差、二者不好好讀。林老師下決心一定要他們能背誦全篇課文。這天放學後,她把二人請到辦公室裏讀,並且明確告訴他們:今天只要你們背誦兩小節(計六行字),其餘部分明後天背誦。哪知兩個接班人一直讀到晚上九點半鐘,中間輪流上了兩趟廁所也沒把兩小節背了。林老師一遍遍領讀,再要求他們自己讀。那王龍的媽媽一直在辦公室門外等著接兒子回家,等急了,突然像潑婦似的沖進了辦公室對林老師吼道:“我兒子不想中舉人,你把我兒子留到現在還不讓他走,我兒子餓傷了,你擔得起?”那李虎的媽媽也在門外等著接兒子回家,卻小跑步地到學校小商店裏買了幾只麵包恭恭敬敬地遞到林老師手上說:“真難為您了,老師啊!我們這孩子不好好念書,聰明蠻聰明的,就是不用功,害得您到現在不回家,不吃晚飯。”轉過頭又對兒子說:“人家老師為你學習花什麼樣的功夫!你不用功學習怎對得起老師?”林老師是個沉得住氣的人,面對眼前的情景,她冷靜異常,不急不躁。她把麵包推給了李虎媽,說了兩聲“謝謝”,然後對兩個學生說:“看來今天你們背不掉了,讓你們回去。明天放晚學後繼續背,非背掉不可。你們回去要好好讀。”語氣很平和,卻有著不容違抗的力量。她又叮囑兩位家長幫助督促。天曉得這時林老師已經難受得受不了了——肚子餓不談,她一個小時前就要小便,又怕學生在她上廁所的當兒不好好讀書,就一直憋著,因此家長、學生走後,她連辦公室的燈都顧不上關,就一溜煙地向廁所奔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