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山村連環案(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銀姑成了於小屁的女人,就什麼也顧不上了。禮儀道德是宣導女子從一而終的,銀姑將處女之身交給了於小屁之後,就沒必要聽從父親的安排,她下定決心跟著於小屁私奔了。銀姑跟劉三丫玉姑睡在東屋,劉璃貓兩口子住在西屋,中間是灶台,農村各家做飯燒火的屋子,也是進出這三間房的房門所在。茅房是在外牆東側,銀姑半夜起身出門並沒有引起全家老小的注意,以為只是上茅房。到了約定的地方,於小屁早已等得急了。二人避開大道,從後山坡繞道而行,直奔二臺子而去。
  
  劉金姑住的兩間屋與王老狠家是隔著的,於小屁跟劉銀姑不敢大聲說話,敲了敲窗戶屋裏傳出了動靜。看來劉金姑並沒有睡覺,隔著窗戶紙問外面是誰?嚇得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劉二丫小聲的說道;’大姐快開門,我是銀姑,想跟你說個事。’
  
  劉大丫在屋裏答道;’有啥話你就說吧,我沒穿衣服,看別讓那屋聽見了。’
  
  劉二丫;’我跟於小屁走了,姐姐放我這兒的錢先借用一下,日後保證還給姐姐。’
  
  劉大丫;’咱們姐妹還說什麼還不還的,快點走吧,讓爹發現了肯定先到我這兒找你,出門在外自己多加小心。’
  
  於小屁跟劉二丫消失在夜暮中,遠處傳來了陣陣的狗叫聲。
  
  最先發現劉銀姑不見了的是劉老丫玉姑,她是起夜撒完尿之後才發現的,她所喜歡的二姐的衣物都不見了。劉老丫人小鬼大,一猜就猜出來發生了什麼事?玉姑大驚小怪的喊起了爹娘,肯定的說;二姐准是跟於小屁逃走了,連那幾件新衣服都給帶走了,還有銀姑答應送給她的玉手鐲。。
  
  劉璃貓大驚,當媽的也挺著急。劉璃貓主要怕的是傳了出去丟不起那個人,當媽的是擔心女兒的命運?劉璃貓決定將於小屁和銀姑追回來。銀姑跟她大姐感情挺好,走這麼一步沒准就是姐妹二人搞的鬼,就是不想嫁給王二毛。劉璃貓可是拿了王家的十八塊銀元了,王老狠可不是個善茬,怎麼著也得把二丫抓回來。劉璃貓喊起了二寶,三寶,三個人就向二臺子方向追趕過去,抄的也是近道,劉二丫跑不遠。
  
  三更天時,劉璃貓與二寶,三寶出現在金姑房門前。劉璃貓並不想驚動王老狠家,就敲了敲窗戶,屋裏面傳出了動靜,看起來金姑並沒有睡下。金姑是個新媳婦,如今又是個小寡婦,對於門窗弄的挺嚴實的。在東北農村最損不過的事就是挖絕戶墳,踹寡婦門,寡婦門前人們是盡可能繞著走的。金姑有些心高氣傲,過去就很少跟村裏人往來,新寡之後更是不肯出門,也不願意見人。屋子裏黑著燈,有些不尋常的動靜,聽起來屋裏有男子的喘息聲,不像是只有金姑一個人。
  
  劉璃貓;’金姑快把門打開,銀姑和於小屁是不是跑到你這兒來了?’
  
  劉大丫在屋裏膽怯的回答道;’先前是來了,說跟於小屁走了,大概是奔九臺那條道上,現在快些追還能追得上。’
  
  劉璃貓並不相信大女兒的話,銀姑是纏了腳的,沒有毛驢根本就出不了遠門,金姑肯定是往外支這個當爹的,姐妹二人不一定打什麼鬼主意呢?劉璃貓認為銀姑就藏在了她大姐的屋子裏,所以非要進屋找一找不可。金姑屋裏黑著燈,連窗戶都遮上了簾子,心裏沒有鬼藏著腋著幹什麼?
  
  劉璃貓;’銀姑走不了遠路,於小屁能背她那麼遠?你把門打開,我看是不是藏在你這屋裏了?’
  
  劉大丫;’真的沒有,我哪能呢?那院就是老王家,你也不想一想?’
  
  劉璃貓滿臉狐疑的說道;’不在你屋你咋不開門?這五更半夜的,讓我滿世界瞎找,他們卻在這裏歇著?你快把門打開,要不我就砸門了。’
  
  劉大丫;’咋也等我穿上衣服呀?這是怎麼說的,當爹的連自己的閨女都信不著,疑神疑鬼的。早知道這樣,咋不把銀姑用根繩綁上?’
  
  劉璃貓側耳傾聽,屋裏傳出輕微的腳步聲,還有開關箱櫃的動靜。磨蹭了好大一會兒功夫,劉金姑才非常不情願的將屋門打開,屋子裏的油燈已經點上了。劉大丫回身坐在箱子上面,神色很不自然。屋子裏空蕩蕩的,也沒地方藏起兩個大活人。劉璃貓屋裏屋外的查看一番,連後窗戶都掀開看了看,確實沒有什麼人影。劉璃貓仔仔細細一瞅,後窗臺有進出的泥印,還挺潮濕。劉璃貓回頭將目光射向了那個木箱上,那是裝衣物的木箱,就是裝進去一個人也是綽綽有餘。
  
  劉大丫;’沒在這兒吧?快些追去,遲了真就追不上了。’
  
  劉璃貓;’把這個箱櫃打開讓我查一下,准是藏在這裏頭了。’
  
  劉大丫;’鑰匙弄丟了,沒法子打開。’
  
  劉璃貓;’這箱櫃我非打開不可,沒鑰匙我就用斧子砸開它。’
  
  劉大丫急得直掉眼淚,雙膝跪倒,她這下子是真的害怕了。
  
  劉大丫;’爹,你這不是要女兒的命麼?把那屋弄醒了事情就鬧大了。家醜不可外揚,爹怎麼著也得給女兒留條活路呀?我給爹叩頭了,回家憑爹娘怎麼麼處置都行,就是別在這兒鬧。我過門不到一年就守了寡,原先大毛也是個病秧子,女兒當初也是為了家裏呀。’
  
  劉璃貓;’都是些孽障,把這箱櫃給我抬回家去,回頭再跟你算帳。’
  
  二寶,三寶找了繩子捆上了箱櫃,劉璃貓穿上一條長杠,劉大丫無可奈何的在一旁看著。劉璃貓打開房門,哥倆一前一後的起身
  
  二寶;’真沉,怕不有二百斤哪?’
  
  劉璃貓低聲道;’少廢話,快些走。’
  
  黑夜裏,爺三個換著抬箱櫃回了家,回到三臺子天色已經大亮了。劉老丫正在村口張望著,見爹他們回來了,飛快的跑回家裏報信,鬧得雞飛狗跳的。劉妻正在等著急的等候著,見抬進個箱櫃有些驚訝。
  
  劉妻;’不是追銀姑麼?怎麼把金姑家的箱櫃半夜三更抬回來了?’
  
  劉璃貓恨恨的罵道;’都是你養的好閨女,一個敢騙他爹,一個跟野漢子私逃。於小屁跟那個吃虧上當的貨就藏在箱櫃裏呢,我們爺幾個抬回來的,今日個我非打死那個野種不可。’
  
  劉妻有些個於心不忍,哀求劉璃貓道;’也別那麼樣,我看於小屁那孩子不錯,就是比瘸二毛要強得多。銀姑既然鐵了心跟他跑了,你就是追回來還能怎麼樣?還不如把孩子們放走算了,王老狠家也說不出啥來,大不了退還給他十八塊銀元就是了。’
  
  二寶;’我說也是,爹就是不幹,這一路好沉哪,抬了兩個大活人。三寶還有爹換換肩,我這一路可是累慘了,白天的活我就不能幹了。就是抓回來也得讓他們自己走路哇,他們倒是挺美的,先坐上了轎子了。’
  
  劉璃貓;’哪來的那麼多廢話?要是帶把斧子早就把箱子砸開了,你當我樂意挨累呀。十來裏山路看把你委屈的,這不還是為了你?你小子要是有能耐拿出來娶媳婦蓋房子的錢來,當老的也就不操這份心了。我這成了老奴才了,養了你們這一幫冤家,都是上輩子欠下你們的,這輩子還債呢。’
  
  劉妻;’挺好的箱子,還是咱家金姑的陪送呢,看別弄壞了。想法子把那把鎖頭撬開,這樣的銅鎖不難打開。這倆孩子在裏面不得憋出個好歹的?路上你們也沒想著問上一問,可別把咱銀姑憋出毛病來。’
  
  在二寶,三寶的幫助下,長銅鎖頭被撬開了。打開箱櫃一看,裏面裝的並不是於小屁和銀姑,而是個光著身子的胖大和尚,一動也不動,已經在箱子裏憋死了。嚇得眾人一齊退後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劉二寶壯著膽子上前探了探和尚的呼吸,臉色露出了驚惶,這已經是個死人了。
  
  劉二寶;’沒氣了,准是這一路憋死了。’
  
  劉璃貓翻過來死人的面孔,是在大毛喪禮上念經的臊和尚,也就是韓狐狸的親兄弟。臊和尚人們都認得,很顯然,金姑並沒有守婦道,而是背地裏偷和尚,而且是這個臭名昭著的臊和尚。劉璃貓一下子明白了金姑為啥那麼害怕?跪下來乞求當爹的,此事一張揚出去那可是天大的醜聞了。不單單是劉金姑今後沒臉做人,就是劉璃貓一家子也在本地丟盡了顏面,成了人們取笑的笑料了。二寶,三寶的婚事更是想都別想,連玉姑也得受牽連,農村人對於風流韻事特別的感興趣。
  
  劉璃貓罵道;’這死丫頭,偷誰不行,偷個臊和尚,咱家這回臉算丟大發了。大丫頭偷和尚,二丫頭跟野漢子跑了,二寶,三寶還想娶媳婦?連玉姑也別想嫁出去了。’
  
  劉妻哭鬧道;’老一輩根就不正,你就是個帶犢子。這日子沒個過了,這回算是鬧到頭了,全家人都死了算了,死了倒省心。’
  
  此時遠遠的傳來了狗嫌醜那怪腔怪調的亂唱,他唱的是[小寡婦改嫁]裏面的一段,似乎正在嘲諷著劉璃貓全家。狗嫌醜是來賣豆腐的,這就是他賣豆腐的吆喝聲,這個老光棍喜歡說髒話,無論老的少的誰都敢鬧,也不分個輩份。做豆腐是起大早的活計,白天泡上黃豆就沒啥事了。農村辦事各家都離不開大豆腐,趕上蓋房子和紅白喜事,狗嫌醜的豆腐一下子就讓一家全包了。什麼人有什麼樣的活法。聽著狗嫌醜的唱腔劉璃貓心裏是越來越亂;
    
  小寡婦陣陣心悲慘,
  心中的苦楚沒法言,
  人人都知黃連苦,
  小寡婦比吃黃連苦幾番。
  穿花衣服不敢往人前站,
  正月裏不敢出門把花觀;
  趕廟會不敢往人前去,
  說句話也不敢哎呀呀大聲言。
  人前頭不敢多說話,
  行走路也不敢快步攆。
  見了我不敢打照面,
  遇光棍不敢爭當先,
  想散心不敢去串門,
  怕的是大街人指戳戳亂咕噥,
  擠眉弄眼把髒話翻。
  有事想求咱幫個忙,
  又怕說不守節孝辱祖先。
  世間縱有千條路,
  小寡婦寸步行走難,
  今天是清明寒食到,
  家家戶戶把墳添。
  那死鬼去世半年多,
  閃的我無依無靠孤單單。
  我有心守活寡無啥可盼,
  想改嫁又怕丟人又現眼。
  想過來想過去肝腸寸斷,
  埋怨聲老天爺害人太慘。
  三更天奴家我做了一個夢,
  看見了小情人站面前。
  面帶笑容把俺看,
  原來是一場夢五更天寒。
  眼睜睜只巴到雞叫天亮,
  脫彩衣我只把孝衫來穿。
  三尺白綾腰間系,
  繡花鞋上白布纏。
  左手拿著千張紙,
  右手又把槳水端;
  別處今日我不去,
  我要給那死鬼燒化紙錢。
  燒完紙錢我誰的也不欠,
  想嫁漢就嫁漢吃豆腐不再難
  ……

  劉璃貓聽著聽著漸漸打定了主意,斬釘截鐵的命令三寶道;’拿水桶把狗嫌醜賣的大豆腐都留下來,別讓他送過來,你去拎回來。我看這件事只能這麼辦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