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尋職遭遇 -1

我自從辭掉前職搬至溝岔租房居住已近月餘。期間,除正常生活外只是看書,僅在工藝品加工點幹過一天臨時工。今晨覺醒心思:這附近的招聘廣告聯繫過不少,都因各種原因沒尋到合適工作,該到別處看看,飯後便乘公車去汽車北站。正趕上集日,就順著擺滿各樣地攤的街道邊遛邊瞧,行至拐彎處瞥見一排看板全是勞務招工,瞧見“通運”便想起去年中秋節前夕在百埠莊找工作時,全村四家中介僅他一家不收費用便在其安置下工作了一段時間。再往前走被一塊填滿招工資訊的紅色豎排吸引。故事是在2011年4月11日的青島發生,為真實再現這一現實,作品中所涉地名廠名等均為真實名稱,以前本有寫作小說的欲念,借此遭遇以成初作,也望後之諸君引以為鑒及斟酌評閱。
  
  紅色豎排全是兩兩上對尖角下撐平地,其中一塊貼著張黑字白紙“免費招工”。“保健消費品廠,工資1100-2300,管吃住,三班倒。”我被下半欄中的這一資訊吸引,便留足查看,這時走過一位男士說道:“找工作啊裏邊吧,”說話間我隨他走進屋裏,屋裏左邊一張沙發上擠著幾個人還有行李提包,右邊放著少許雜物,從狹窄的房間中穿過去,那人說道:“裏邊吧,”與門相對矮椅上坐著好像是位求職者,前面一張辦公桌,桌上本筆雜放,靠牆立臺電腦,再前面高高坐著位女士,一塊與辦公桌相寬的薄板靠右豎起權當做牆,左邊是更為狹窄的過道僅容一人通過。這另一屋也與前屋擺設相似,只是更為狹窄。門外有幾人閒聊,他們嘀咕,“他那電腦螢幕上還是溫總理?”
  
  “你想找什麼工作?”那人隔著辦公桌的椅子上坐下說。我便將吸引我的那一資訊道出,他卻介紹我去物流幹押車工作,我沒應聲。稍一停頓他道:“你過來吧。”便把我領至前屋那位女士面前,“趙主任,這位。”說完直向外面走去。
  
  “你想找什麼工作?”
  
  “那個保健消費品,”我重複道。
  
  “你去那兒?”她道,“去電子廠吧。”
  
  “電子廠不加班嗎?”
  
  “他那加班是自願的,想加就加,不加可以申請。”
  
  “還有別的嗎?”
  
  “這印花廠?”她便在右邊檔夾中抽出一對折硬板紙。
  
  “印花廠不學徒嗎?”我接來看過一眼便順手插進原位。
  
  “他那學徒工資高,第一個月就1800。”
  
  “有不用學徒的嗎?”我問,“門口牌子上那個保健消費品廠還招工嗎?”
  
  “招,你想去那?”得到肯定回答後,她邊管我要走身份證邊掏出手機說道:“我給你問問。”接通後也得到電腦那頭的肯定答復。“我看小夥挺利索的,”“有工作經驗嗎?”“我06年出來打工,”我接著問道,“我不想住宿舍,附近有村嗎?”她又得到肯定答復後問道,“有住房補貼嗎?”“有,120。”問妥後掛掉電話“咱們介紹工作,得交100塊錢介紹費。”
  
  “門口不是貼著免費招工嗎怎麼收費?”我點了一下頭稍停後問。
  
  “那是物流”她說,“這100元保你一年,你覺得工作不行一年之內保你重換都免費。”
  
  “我沒帶錢,這附近有取款機嗎?”
  
  “有”她忙起身,“我帶你去。”路上,她說道:“我看你小夥挺好的,要是別人我還帶他來取錢門兒都沒有,一離開那兒耽誤我好幾百塊錢。”
  
  “看來你心挺好啊。”
  
  “我本來想給你找個好工作,你非去那兒。”
  
  回屋後,與出去時相同,都是她拉開玻璃門讓我先走。在原位坐定後,這時裏屋走出一人拿著收據遞給我,我一瞧上面標明200,問道:“怎麼200,不是100嗎?”
  
  “100啊!”那人笑道,“那改過來吧,200我還不願意呢!”
  
  “你得查體,”那位女士說著便在手底本上撕下一張字條,“這個你放心,廠裏報銷。”
  
  “當月報銷還是幾個月後報銷。”
  
  “當然是當月報銷,”她笑著說,“幾個月之後誰幹?!”說明查體地址及公交路線後,我問:“再沒別的費用嗎?”
  
  “沒啦。”
  
  她拉開玻璃門領我出來指明站牌。我猶豫著走向車:這事兒辦得欠考慮,現在收手自認倒楣,如果繼續怕是個無底洞填都填不滿。又轉念一想,且順著他,看結果怎地。想著想著已到終點站,“湘潭路在哪?”我問乘務員。
  
  “湘潭路早就過了,”乘務員邊往上指邊說,“我報站牌上面也報你沒聽到,你再返回去吧。”
  
  “你也是通過勞務來的嗎?”我查體期間遇到與我情況相似的近二十人,我問其中一個男孩。
  
  “自個兒找來的,”男孩說道。
  
  “你怎麼才回來啊?”我查完體回去時已近下午一點,那位趙主任依然坐著說道:“你等會兒。”她撕下一張字條給旁邊的一個男孩。
  
  “怎麼185,不是85嗎?”那男孩看後說,“漲得這麼快!”
  
  “85?”那位趙主任邊說邊又撕下一張紙條蓋上戳兒遞給他,“快去快回。”
  
  那男孩見戳不清楚便自己拿起重蓋了一次。“還自己蓋戳兒呢?”那位趙主任笑道,這時走出一位男士聽見後便拿起先前那張查體字條又蓋了一次,“好了。”
  
  “都沒用了還蓋什麼戳兒。”男孩走後,她沖我說道,“那85的不合格,鬧不好重查。”略一停頓,“你還得交300塊錢。”
  
  “不是說不交了嗎?”我一聽就急,“還交什麼費用?”
  
  “你等著,”她去裏屋,回來後說道,“這廠服裝被褥免費,害怕你不幹了拿走所以得交這錢。”
  
  “你剛才不是說查完體後再不交別的費用了嗎?”
  
  “你等著。”她又去裏屋,這次代她出來的是一位穿黃色上衣的男士,“怎麼回事兒?”
  
  “我去那個保健消費品廠,剛才那位女士不是說不交任何費用了嗎?”
  
  “廠裏服裝被褥免費,空調、洗衣機、電腦什麼都有,這三百塊錢必須交。”
  
  “剛才那男孩怎麼不交?”
  
  “交,回來就交。”
  
  “廠裏多少人?”
  
  “二三百人。”
  
  “我在你這裏交上錢,如果廠子裏面試不通過那咋辦?”
  
  “這你放心,我們是代理廠子招工。在我們這裏面試通過,其他的都沒問題。”
  
  “這三百塊錢給返嗎?”
  
  “返,”他表情一直如常,“都返。”
  
  “體檢費也返?”
  
  “返。”
  
  “報名費呢?”
  
  “那不給你返,那是我們給你介紹工作,保你一年,沒必要給你返。”
  
  “什麼時候給返?”
  
  “過了試用期。”
  
  “多長時間?”
  
  “一到三個月不等。”
  
  “還不等?”
  
  “對,看你能力,你幹得好,一個月就可以。”
  
  “說好了嗎?”這時那位趙主任走出來說道,“說好了派車把他送過去。”
  
  “你住哪兒?”黃衣男士問我。
  
  “溝岔。”
  
  “那麼遠?”
  
  我遲疑了幾秒鐘掏出三百塊錢仍在桌上。“車沒空兒,你給他寫個地址讓他自己過去,給王經理打電話讓他去接,”他說道。
  
  “這三百塊錢不開發票嗎?”
  
  “給他開個。”黃衣男士說著與那位趙主任換了位置,她拿起筆問道“叫什麼玩意兒來?”
返回列表